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狗仔爆料

殡仪馆里的女尸,有一些很漂亮就死了,真可惜

2018/1/13 1:05:50
刘叔不敢忤逆爹的意思,跪下就冲我爹就磕头。我问爹这有啥用,我爹瞥了刘叔一眼说,没啥用,就是让这他受点儿罪。谁知道爹说了,殡仪馆处理女尸全过程死人咋了,殡仪馆新鲜女尸好歹是个女的。刘叔在旁边走来走去的,满脸的焦急,殡仪馆火化死人图片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我爹究竟烧的怎么样了。我被吓懵了,被那个女人一指我才想起来我爹还在火葬场里面。如果那个尸体是我爹的,那……夏梦呢。

接着我爹就跟我说,老爹给你存钱殡仪馆处理女尸全过程,存够了老婆本儿就是买也给你买个媳妇儿。爹为了存钱,什么活儿都接,每次我问他存了多少钱,他就说快了快了,也不知道这老家伙究竟存了多少。

老爹都同意了,我也没辙。老爹整理着什么东西,堂屋里面摆放的纸人,纸钱花圈之类的全都弄到了一边儿,也不知道从哪个嘎啦里面,居然拽出来了一个古旧的桌案,上面黑漆漆,油乎乎的。

刚打开后备箱,咕噜一下一个东西立马就滚了下来。

一双血红血红的眼珠子立马就出现在我的眼前,我吓了一跳差点儿一屁股坐到地上,不过好歹也见识过一些尸体,总算是没趴下。

脑袋耸拉在车子外面,那张脸很白,涂了一层厚厚的妆,画着浓重的眼影,穿着一套齐B小短裙,两条性感圆润的大腿包裹在镂空的黑丝袜下面,上半身深V类型,露出大片雪白的细腻。

一看这个模样,我顿时就明白了,这个女孩儿八成是在KTV或者是酒店里面上班的那种公主,跟这个姓刘的喝酒喝嗨了,一不小心命没了。

脖子上面,殡仪馆新鲜女尸还留着非常明显的掐痕。

从我这个方向看过去,几乎能完全看到胸前里面的一切内容。

你妹,我恨不得给我自己一巴掌,单身二十年看个死人都眉清目秀的。

不过这女人,长得真他喵的漂亮。

我这个人,也算是一表人才。

也没别的大毛病,就两点,一个是贪财,一个是好色。

背着这个女尸在身上,我立马就能感觉到那种不同,压在我身上,那尸体还温温的没有凉掉,也还没变硬,估计刚死没多长时间。

那规模,生平仅见!

我之前交往过一个女朋友,虽然跟人跑了;也没发生过关系,最多就是摸一摸抓一抓,比较起来,差距很大。

背着女尸往屋里走,那个脑袋无力的耸拉在我的脖子旁边,眼睛悄悄瞄过去了一点儿,正好能看到那个女尸的脸,那一双血红的眼珠子又出现在我面前。

心里面有些毛茸茸的,当下就不敢在胡思乱想了,连忙扛着这个尸体跑到了屋里面。

老爹已经准备好了,身上换了一套道袍,手里面还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根儿桃木剑,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老爹让我把女尸放在地上,然后转身问刘叔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

“我只知道她的艺名,叫夏梦。”刘叔说道。

老爹也不管那么多,转身在一张黄纸上面勾画起来,然后将那个黄纸贴在了夏梦的脑门上面,嘴巴里面好像在念叨着什么。

那模样,看起来跟林正英演的鬼片一样。

“爹,你之前不是和尚吗,怎么弄得跟道士一样。”

殡仪馆火化死人图片

结果老爹瞪了我一眼,让我少说话,那样子让我更确信别人说的,这就个神棍。

殡仪馆是什么样的“磕头。”过了一会儿,老爹抬起头说。

“啥,让我磕头?”我问。

“我还没死呢,磕头个屁,你,磕头。”爹冲着刘叔说道。

刘叔不敢忤逆爹的意思,跪下就冲我爹就磕头。

结果爹立马就跳了起来:“跟我磕头干嘛,我又不是你爹。跟她磕殡仪馆火化死人图片。”

殡仪馆处理女尸全过程

“可她又不是我妈。”

“废什么话,不是你妈是你害死的,不想她晚上去找你的话,就按我说的做。”爹恼了。

刘叔当下就不敢吭声了。

“用力,磕出血为止。”

我问爹这有啥用,我爹瞥了刘叔一眼说,没啥用,就是让这他受点儿罪。

然后爹看了一眼地上夏梦的尸体,摇了摇头,可惜了,挺漂亮的,要是能当我儿媳妇就好了。

当时我给吓了一跳,我说你想抱孙子想疯了吧殡仪馆新鲜女尸,我就算是再找不到媳妇儿,也用不着要一个死人吧?

谁知道爹说了,死人咋了,好歹是个女的!

一下子磕了几十个响头,那血顺着刘叔的额头滚下来,这时候我爹才让他停下来,站起来的时候,刘叔看起来都有些晕了。

“我去准备一些东西,你们再把尸体抬到车子上。”我爹说着就自己钻进里屋了。

都是这个夏梦给闹得,想着我就准备重新把尸体扛起来,可是我随意扫了一眼那个尸体,整个人不由得连续后退了两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刘叔连忙问我咋了,我摇摇头说没事儿。

但是额头上都是汗水,眼神里面有些恐惧,刚刚扫那一眼,我发现夏梦的嘴角,好像微微翘起来了,好像在笑,可是当我仔细看的时候,又啥都没有,可能是我看花眼了吧。

殡仪馆火化死人图片

强忍着那种毛茸茸的感觉,我再次把夏梦的尸体扛起来,塞到了刘叔的后备箱里面。

没过多长时间,我爹出来了,三个人一起开车把尸体给送到了火葬场。

夜晚的时候,火葬场阴森森的,黑红黑红的大门看起来跟鬼脸一样吓人,门上面悬挂的那个八卦镜在月光下面好像一个鬼眼让人发毛。

到了这里之后,老爹下车,扛着夏梦的尸体一个人走了进去,叮嘱我和刘叔留在外面。

那火葬场白天我都不想过去,只感觉浑身上下都凉飕飕的难受。

刘叔在旁边走来走去的,满脸的焦急,里面什么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我爹究竟烧的怎么样了。

他走的我实在是心烦,转身就准备告诉他别走了。

可是这一个转身,我正好看到刘叔的影子,在那个影子上面,我模糊看到好像有一个好像蛇一样的东西,缠绕在刘叔的脖子上,那个影子显得格外的臃肿。

那个样子,让我身子微微哆嗦了一下,连忙抬头看向刘叔,可是在刘叔身上啥东西都没有。

待我仔细看的时候,我才发现那哪儿是什么蛇,那明明是一双手臂,缠在刘叔的脖子上,身体悬挂在刘叔的背上。

难不成是见鬼了?

我一度以为自己眼花了,使劲儿揉了揉眼睛,刘叔看起来还是很正常,可是那个影子……

“你咋了,眼疼?”刘叔问我殡仪馆处理女尸全过程。

我犹豫了一下,就问刘叔,有没有感觉自己背上有些什么东西,脖子不舒服?

刘叔愣了一下,有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扭了一下脖子:“你一说,我还真的感觉有些不太舒服,身子沉得要命,估计是喝多了。”

“你不是喝多了,你要不看下你自己的……”

轰!

我刚准备让刘叔看下自己的影子,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间轰的一下,然后眼前一片火红。

我傻愣愣的转过身,只看到后面的火葬场上空,一团巨大的火焰在燃烧着。

刘叔也愣住了,嘴唇在不断的哆嗦。

那翻腾起来的火焰,在半空中蠕动着,没多长时间,居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鬼脸,火焰中间两片黑乎乎的洞就好像鬼眼一样,隐隐约约当中,甚至还能听到一阵阵的咆哮。

我被吓坏了,刘叔也被吓坏了,一声尖叫转身就跑了,甚至连自己的车子都顾不上。

就在那火焰的映照之下,这一次我清晰的看到,一个身上穿着性感短裙的女孩子,正抱着刘叔的脖子,身体悬挂在刘叔的背上,双手卡在刘叔的脖子上。

似乎注意到了我的目光,那个女人的脑袋猛的扭了过来,直接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这一下,我看清了那个女人的模样,夏梦,就是那个女人。

她还在对着我笑,我的身子被吓得停在原地一动不能动。

然后那个女人伸出一只手,指着我的身后。

“草,爹啊!”

我被吓懵了,被那个女人一指我才想起来我爹还在火葬场里面。

转身就往火葬场里跑。

还不等我到门口,又炸了。

我的身体被一股热浪给冲飞了。

就在我失去意识的那一个刹那,我看到天空中的那个巨大的鬼脸咧开了嘴巴,好像在笑。

我是在医院里面醒的,刚醒门口俩警察就来盘问我。

这一次的事情闹大了,火葬场自从建立起来之后,全国可能就发生过这一次爆炸事故。

当时我在现场,那爆炸的威力,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老爹又不是神仙,肯定是没了。

从他们口中我知道了这次事故的严重性。

现场发现了十八具尸体,其中有十五个尸体是之前存放在火葬场的尸体,等着家属挑选好日子烧掉。还有两个,是火葬场员工的尸体。

最后还有一具尸体,因为被焚毁的太严重,基本上只剩下骨头,无法辨别身份。

火葬场里面虽然有住的地方,但是基本上没人愿意住在烧尸体的地儿,都是回家的。

那俩人不会是刚好就那天没回去,结果就遇上事儿了?

殡仪馆处理女尸全过程剩下那个烧的分不清的尸体,八成就是我爹了,除了我这个倒霉的爹之外,估计也没别人了……等一下。

想到这里,我的脸色突然变得非常难看。

如果那个尸体是我爹的,那……夏梦呢?

殡仪馆新鲜女尸

夏梦的尸体去哪儿了?

想到刘叔离开之前背上的那个女人,我浑身都是一个哆嗦。

然后那俩警察就开始问话,这个时候,我要是再藏着掖着那就是傻子,我老老实实的把一切都坦白了,当然我把自己择干净了。

只说我爹看在刘叔老交情的份儿上,帮忙烧个人,我自己啥都不知道。

爹已经没了,我也不想自己惹上一身的官司。

“你说民政局的刘局长?”那个女警皱起了眉头,我发现这个警察长得挺好看的,尤其是皱着眉的时候。

我点头。

“他死了!”

我心头咯噔了一下,脸色看起来非常的难看,那个女人,夏梦。

“他怎么死的。”我都没感觉到我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尖锐。

“留下了一封遗书,说是自己昨天喝醉,路上将一个女人拉上车想要强暴,结果失手把人给杀死了,因为心里面害怕,就割腕自杀了。”

顿了一下,那个女警继续问道:“他让你们帮忙烧掉的尸体,是不是那个女人?”

我点了点头。

又问了一下,留下一个电话号码,俩人就走了。

俩人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还听到那个男警察在嘀咕着,真他么的邪门,明明十九个死人殡仪馆新鲜女尸,就十八个尸体,剩下的那个尸体上哪儿了,不会自己爬起来跑了吧?

结果那个女警察训了他一句,让他别瞎说。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出现在刘叔背上的那个夏梦,一直到现在都萦绕在我脑海里面,始终抹不掉。

坊间也是传闻连连,都说我爹是收了昧心钱,烧尸太多,遭了报应,我听着心里面很难受,可是又没法反驳,因为我们的确是收了不义之财。

火葬场是没了,我的家也没了;原本我和爹相依为命,现在就剩我一人孤苦伶仃。

更让我欲哭无泪的是,我爹没了,但是两个员工的赔偿金抚恤金我还得给。

我哪儿有什么钱,平时钱都存在我爹那儿。可是等法院去冻结我爹账号的时候,才发现就在那天晚上夜里十二点半的时候,我爹账号上面六千万资金,全部转走,一分不剩。

我爹难道知道自己要出事儿,提前把钱给转走了?我都不知道我爹居然这么有钱,账户上居然有六千万,这就是我爹给我存的老婆本?他想给我娶几个老婆啊,这够十个的吧?

事故鉴定判决之类的忙活了有几个月时间。

钱被转走了,没钱赔给人家,就把我家的房子给查了!

老爹没了,我很伤心;知道老爹有六千万存款,而我还用着诺基亚,我就更伤心;现在老爹把钱转走,让我流落街头,我简直是非常伤心。

还好我自己偷偷藏了两千块钱,不然的话,我就要当乞丐了。

整理着屋里面的东西,后天这地方就不是我的了。

其实屋子里面也没啥值钱的东西,都是些破烂冥纸之类,送人都没人要的玩意儿,我就随便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准备先出去租个房子,然后再找个工作。

收拾东西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个皮箱,我眼睛顿时一亮,这不是刘叔之前留下来的那个皮箱吗?

里面可是有一百万,有了这笔钱,殡仪馆火化死人图片我就不用流落街头,盘个店面,做个生意啥的。

一想到这里,我连忙扑过去,当我打开那个箱子,只感觉一股凉气顺着脚底板就钻了上来,头皮发麻。

里面全是冥币。

这不可能,当初刘叔打开箱子的时候我看的清清楚楚都是毛爷爷,怎么会变成冥币了?

心里面毛茸茸的殡仪馆是什么样的,胳膊上面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冥币我之前经常看,可是从未有过今天这种恐惧,我颤抖着手提起那个箱子准备拿出去丢掉,然后我看到在那个箱子里面,好像有一个不一样的东西。

好像一个盒子一样的玩意儿。

明明很害怕,可是我心里面的好奇超过了恐惧,我就把那个盒子给拿了出来,打开一看里面放了一张白纸,白纸下面是两个分开的隔层。

白纸上面写满了字,那难看的字体一看就知道是我爹的手笔。

上面写着两条:第一,如果我想弄清楚真相,包括我和你娘,那就打开左边的匣子,但是步步凶险,随时可能完儿命。

第二,如果我想安安稳稳的度过下半辈子的话,就打开右边的盒子,里面有我爹存钱的银行卡和密码。

我早就怀疑我爹的死可能不是那么简单的意外,难道说这里面还有什么阴谋不成?还有我娘,不是得病死的吗?

虽然说步步凶险,但是我心中的好奇也在步步攀升。

我想要弄清楚真相,尤其是我娘。

没娘的孩子,那种滋味一般人体会不了!

再说现在孤苦伶仃一无所有,还怕玩儿命?

深呼吸一下,殡仪馆火化死人图片我颤抖着手打开了左边的匣子。

我以为里面会留下什么东西来着,可是里面又是一张纸。

上面同样写着几条。

如果想要找到真相,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第一:到火葬场去。

我爹承包了火葬场十几年,也是在火葬场出事儿的,如果想要调查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去火葬场肯定是第一选择。

第二:找到我给你买的媳妇儿,然后生个大胖小子,万一你死了也省的老王家绝后。

不是总算说钱不够吗,啥时候给我买了媳妇儿,我咋不知道?

殡仪馆新鲜女尸第三:不要相信任何接近你的人,活下去,谨记!

最后一条,是用红色的笔迹写的,好像血一样扭曲。

我身子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在那张纸下面,还有一个手机,好像是新的,我就随手拿了起来揣兜里,估计是老爹最后留给我的礼物吧。

然后我就把手伸到了旁边那个匣子。

开毛的玩笑,我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啊,老爹转移的六千万赃款就在这儿,我能不要吗?

上一篇: 大赌石全文免费阅读 死于青春全文手机版免费阅读

下一篇: 约饭丨人民的名义女主柯蓝身份揭秘!红三代背景比韩雪还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