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狗仔爆料

VIP209我的第一次给了他 爷爷要了我的第一次

2018/1/12 5:59:54
**********蘇炔一下午都心神不寧的,想給寒淵打個電話確認一下他是不是真沒腦子對傅雯說那種話了。但是又很想知道寒淵到底還跟傅雯說了些別的什麼。媽又沒說過來幹嘛的,你也別把她老人家想的那麼複雜,她可能就是很久沒見我們了,想兒子兒媳婦了唄。阿炔,不許這麼說我媽啊,爷爷要了我的第一次她老人家這輩子為了我遭了那麼多罪,你是我老婆,要孝敬她尊敬她。我的第一次350字

“嗯……子俊你轻点儿,你猴急什么呢,慢慢来,哦!你咬疼我了……嗯……真坏……”

傅雯一边酥麻的娇吟一边小拳头招呼他……

两个人衣衫不整藤蔓一样缠绕在吧台边爷爷要了我的第一次,低吼与娇喘混合成一曲令人听了耳红心跳的乐章。

然而,就在这时,大门传出了吱呀的响声。

接着,是什么东西重重地落在地上的声音,嘭嘭嘭,连着好几下,砸的秦子俊浑身一震。

“子……子俊,小雯,你……你们……”

秦子俊慌不择路朝门口看过去,连同光光束一起涌入门框的,是他妻子那张显然还没反应过来但却已经白到地狱十八层的脸,灰白而惊惧,不可置信,像是看见了世界第八大奇迹的目光。

是刑,给他定了永不超生的罪。

那一刻的心情,其实没那么复杂。

苏炔觉得。

门里边,吧台边,一个是她的丈夫,一个是她这么多年唯一算得上的好朋友,他们衣衫不整,他们搂搂抱抱,她就在她走进门里时,秦子俊的唇甚至还在傅雯脱衣而出的双峰上舔舐。

脏了她的眼。

乱了她的心。

于是嗓子就开始干涩,那颗她都不知道多久没听到跳动的声音的心,在瑟缩,像被一只握着,逐渐加力,逐渐攥紧,那种触动,到底还是疼。

眼睛也越发干涩,直到再也看不下去,便不得不移开目光。

我的第一次350字

秦子俊自然是惊慌不已的,脸时绷红的血管,额头上是豆大的汗珠,他一把推开腻在他身上不肯起身的傅雯,我的第一次350字慌忙四溢地朝门口安静看着他的身形走过去。

流进的光束里,阿炔高瘦的身形,越发削窄,那么脆弱,好像一下子,就被会光束吞尽。

声音自然是慌乱到颤抖不已。

喉咙被什么东西塞住了,连一个单纯的音节发出来,都十分难堪。

“阿炔……”

秦子俊朝门口走过去。

苏炔随着他的脚步,朝门槛后退。

看着他的眼神,一如这满室的尴尬与冷清,是沉静的,死寂而无声的。

我爸把我的第一次要了

秦子俊伸手抹了一把脸,想哭,哭不出来,整个脑袋都是沸腾而燥热的,一点头绪都没有,心里只有两个字不停地重复转圈,完了,完了……

“阿炔,你听我说,我和傅雯,我们……”

“小炔,你怎么回来的这么快啊!”

傅雯似笑非笑着打断秦子俊的声音,受不了他有色胆行事却在苏炔面前跟条狗似的态度,她猛地撞了一下秦子俊,抢到他面前站定,看着门口面目惨白如纸神色僵硬得像木头一样的女人,她手里还拎着病历,另一手上的塑料袋破了洞,空空的,袋子里的山竹,全数掉在了地板上,一个一个脆脆地滚动着。

傅雯捡起一个,在手里颠了颠,神色变得诡异而古怪。

苏炔木木的,视线冷淡地跟随着傅雯手里的山竹。

秦子俊最爱吃的水果是山竹。

三藏中文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三藏中文”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你碰到寒……不是,你碰到我姐夫了?”蘇炔提起心。
傅鯢一眼她蒼白了幾分的臉,笑得更開心,“是啊。近看他還要英俊呢!那張臉跟畫出來似的!”
蘇炔抓住傅雯的手,盡量裝作不經意,“那你和我姐夫都聊了些什麼?”
“當然是聊你啊!”傅雯笑看她。
“我?”蘇炔突然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聊我什麼?”
傅雯心底冷笑,“小炔,你的表情好奇怪啊,麵色好蒼白,怎麼了你?不舒服嗎?”
“哦,我沒事,沒事。”蘇炔咬了咬下唇,繼續追問,“雯雯,你和我姐夫聊了我什麼?”
“也沒什麼啊。因為我們共同認識的人就隻有你,所以話題就圍著你打轉了嘛。對了,你姐夫說是你給他發短信讓他出去找你的呢,你們後來見上了嗎?”
蘇炔臉驀地一僵。
寒淵那個死變態,果然一心要置她於死地!連這個都告訴雯雯了,明擺著是故意挑撥離間,該死,雯雯萬一誤會了可怎麼辦?
想到這,蘇炔不假思索就急忙否認,“我沒有給他發什麼短信,絕對沒有!我和姐夫不怎麼熟的,我讓他出去找我幹嘛?我是一個人去的我姐姐家,我沒搭他的車!”
傅雯淺淺的笑,這女人的反應,證實了她的猜測是對的!
“小炔,你怎麼緊張地解釋幹嘛啦?,搞得好像此地無銀三百兩似的呢。”
蘇炔神情一滯,慌忙擺手,“我有什麼好緊張的?……那個……我想起還有一份報告沒交,雯雯,你回去吧,馬上就上班了,我也要趕報告了我爸把我的第一次要了。”
“好,那你忙。”
傅雯轉身,嘴角露出陰測測的笑。
毋庸置疑,這婊子昨晚絕對和寒淵廝混了一晚上,聞她身上那股騷味兒都聞得見!
**********
蘇炔一下午都心神不寧的,想給寒淵打個電話確認一下他是不是真沒腦子對傅雯說那種話了。可每次拿起手機按下號碼,又不敢撥過去。好不容易昨天晚上才和他鬧僵,今天如果主動給他打電話,可能又沒完沒了了。
但是又很想知道寒淵到底還跟傅雯說了些別的什麼。
心麵壓著心事兒,惴惴不安的,工作上也提不起勁兒,報表還是擺在那,動也沒動,就這樣魂不守舍地在辦公室空坐了一下午。
開車回家的路上接到秦子俊的電話,說是葉淑英可能會到家吃晚飯,當下蘇炔整個人都蔫了。
秦子俊聽她明顯萎下去的聲音,不覺好笑,“那是我媽,又不是母老虎,你這麼大難臨頭的多傷我心啊?”
蘇炔無力地翻白眼,她這兩天被寒淵折騰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現在好不容易能暫時喘口氣兒了,又來個葉淑英。
老天待她真不薄。
“你媽媽不是有段時間沒來咱家了嗎?她今天不會又是給我送中藥來的吧?天,我不要,秦子俊,你想想辦法啊!”
“媽又沒說過來幹嘛的,你也別把她老人家想的那麼複雜,她可能就是很久沒見我們了,想兒子兒媳婦了唄。”
蘇炔撇嘴,嘀咕,“想兒子那是肯定的,想兒媳婦嘛……我記得今天早上太陽是從東方升起的。”
我的第一次350字噗嗤。
秦子俊忍俊不禁。
話卻說的有板有眼。
“阿炔,不許這麼說我媽啊,她老人家這輩子為了我遭了那麼多罪,你是我老婆,要孝敬她尊敬她。”
蘇炔一個勁兒地點頭,眉毛豎著,心忍不住腹誹,隻要她不跟自己要孩子,給她當牛做馬都成。
又閑扯了幾句,掛了電話,蘇炔縮著肩膀無精打采地倒了個方向,把車往生鮮超市開過去。
嗚呼哀哉。
又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備戰了,他們家桌子那麼大,得做多少個菜才能用碟子把桌子填滿啊?
上次葉淑英到家,那天蘇炔下班晚就沒去生鮮超市采購食材了,就著冰箱的存貨好折騰歹折騰,一種食材變著花樣又做主菜又做輔料的,愣是給折騰出來四道菜。
端上桌的時候葉淑英寡著一張老臉掃一眼大桌子上寒磣的死四隻碟子,冷冷地看向她,語氣又尖又誇張,“從你進廚房開始到現在,統共兩個半小時,大廚,兩個半小時就四道菜?還都是點寡湯寡水的,喲,子俊在你手可怎麼活?”
瞧瞧。
指不定她要做了大魚大肉了,婆婆自然還有別的說辭,什麼高脂肪高蛋白啦,她寶貝兒子被她折騰出膽固醇了怎麼辦?
蘇炔真好奇,秦子俊到底吃什麼長大的。
*************
抱著一大布袋子食材一步步踏上十五樓,開了門換鞋,放下東西喝了杯水,喘口氣兒。
看看時間,蘇炔擼起袖子掛上圍兜就往廚房走。
手腳不停地忙活,總算在八點之前弄出了四道菜,正琢磨著就著剩下的食材還能弄出什麼別的花樣時,門三藏中文歡迎您的光臨,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三藏中文”即可速進入本站,本站永久無彈窗免費提供精品小說閱讀和txt格式下載服務!鈴響了。
爷爷要了我的第一次蘇炔的小心肝一抖。
趕緊洗了手,整了整披散的頭發,嚴陣以待小跑到門口。
門開了。
秦子俊看她圍著圍兜一臉緊張兮兮的模樣,清俊的臉上揚起一個好看的笑容,指著她,挑挑眉,“哈哈。阿炔我爸把我的第一次要了,瞧你緊張的樣兒,忒可愛。”
蘇炔瞪他,揚手打他想要把他攆到一邊,卻偏偏他身形挺廓高俊,健碩的木樁一樣堵在她麵前,她墊腳朝他身後左看右看,看了半天,樓道的感應燈都滅了,她也沒看到葉淑英的影子。
狐疑地看向笑得一臉壞壞的秦子俊,“你媽呢?”
秦子俊不高興地嘖了一聲,豎起眉毛,佯怒,“怎麼說話呢?”
“咱媽呢?”蘇炔心領神會,立即改口。
“不來了。”
“什麼?”蘇炔愣在那。
秦子俊好笑,進來,心念一動俯身就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再捏捏她蛋清般皙潤的臉蛋,“喲,你這反應耐人尋味哈。”
蘇炔不理會他無聊的玩笑。
“不是說過來麼?怎麼突然又不來了?”
虧她去費腦筋在生鮮超市挑來揀去買了那麼多食材,回家屁股都沒挨著沙發,給她一陣忙活的。結果倒好,費心費腦一番忙活,精神高度緊張了大半個晚上,人倒不來了。
秦子俊見她擰起悠長的黛眉,很不解她的反應,“我媽不過來不正好合了你得意嗎?你幹嘛還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我忙死忙活半天,從你說你媽要來我這腦袋就繃得跟牛皮鼓似的,又是買菜又是費腦筋做菜的,還生怕我的手藝入不了她老人家的眼,緊張兮兮的,你卻說她不來了,我這心能一下子舒服了去麼?”
秦子俊想想有道理,陪著笑臉摸她軟蓬蓬的發,哄她,“好了好了。消消氣,我這不是為你著想才臨時跟我媽扯了個幌子說我晚上加班沒時間陪她嘛,她大概也是擔心和你呆一晚上沒話說顯得尷尬,剛好我三姨從澳洲回來了,兩個人邀了太太團組人打麻將去了。”
“那你怎麼不早給我打個電話說一聲呢?”
蘇炔見他貼心為自己著想,有些小感動,緩和了語氣,任他的大手在頭上摩挲。
頭皮被他撓溫柔的力度撓的很舒服,有點點癢,她忍不住微微仰起頭,嘟嘟的嘴微微張著,舒服地歎氣。
“有什麼好說的,反正我也要回家吃飯,爷爷要了我的第一次你總得做倆像樣的菜填飽你老公的肚子吧。”
秦子俊笑說著,見她嘟起來的肉肉的唇在光線下泛著粉色的誘人的光澤,心神一動,頭便不受控製地低了下去。
蘇炔感受到一股灼熱的氣息,猛然睜開眼,驚得一怵。
伸手抵住他強勢逼近的脖子,到底是撇開頭躲了一下,他熱乎乎的唇落在了她繃起的臉頰上。
秦子俊不悅,大手攫住她瘦削小巧的下頜,低低地問,“怎麼了?都不讓親了。”
“不是……”蘇炔忙擺手,小心地陪著笑,有些尷尬,胡亂扯了個還算過得去的借口,“我剛炒菜的時候嚐了一下羅卜湯,你不是不喜歡吃蘿卜嘛,我嘴有蘿卜味呢。”
“好吧。”秦子俊怏怏地,但一想到她竟難得細心記著他的飲食習慣,心不禁一柔,“這次就放過你,來,服侍你老公脫外套。”
“好。”
蘇炔暗暗鬆了口氣。
其實她本可以不躲開的,隻是他頭低下來的那一瞬,身體先於大腦就做出了反應。
她想,她雖然不是什麼貞潔烈女,但也有基本的底限和廉恥心,對秦子俊的愧疚,使得她一直不斷提醒自己,就在十二個小時前,她背叛過她的丈夫,和另一個男人做了不該做的事,她的嘴,對秦子俊來說,是髒的,如果讓他吻,大概就是褻瀆了他對她的溫柔。
有些事,像是親吻,像是愛撫,像是肉體,就算她今時今日早已放棄去珍視,但關鍵時候,還是會有所保留,還是會看不開。
把他的黑色大衣和黑白格子圍巾掛嗷衣架上,理順了,回頭催促他,“洗手,準備吃飯了我的第一次350字。”
秦子俊心情不錯,走到桌邊掃了一眼那擺的整整齊齊的四個菜,回頭揶揄,“平時你最多三個菜,每道菜半盤子,今天樣式多,分量足,賣相還出奇的好,看來,我應該經常請媽過來吃飯的。”
“你敢!”蘇炔咬牙切齒我爸把我的第一次要了。
“哈哈。”
秦子俊朗聲大笑著,進了洗手間。
蘇炔被他一感染,蒼白的臉也紅潤了一些,步履輕地走進廚房,拿了碗筷。
秦子俊飲食習慣良好,從他身上看得出來,葉淑英的教育是下了一番很深的功夫的,他從小不在秦家長大,舉止行為卻紳士有禮,不難看出,葉淑英在這些方麵特別注意過,為的就是將來帶著他住進秦家的那一天,不會被人笑話吧。
想到這,蘇炔偷偷抬頭看一眼秦子俊,依舊是眉目俊朗神情明媚,笑起來的時候,像個大男孩,有些意氣用事,心智還不夠成熟,可

这些日子以来,秦子俊对她的照顾和包容历历在目,他说的那些暖心的话犹在耳边,所以回来的路上,在这个季节,难能可贵碰到卖山竹的,她怀着美好的心情买了一袋子,想回来给他吃,不管是为了感谢他两年以来对她的所有的好,还是单纯为了看见他脸上露出笑容。

山竹是买回来了。

只不过,似乎,想要给惊喜的那个人,却同样给她准备了一份毫无预警的大礼。

真的是大礼。

倾盆而降,如同哗啦啦的冰锥,从她头顶凿下来,长驱直入,砸进心窝子里。

又冷又痛。

秦子俊着急地一把推开傅雯,眼神犀利而冷冽,他总算知道傅雯今天为什么非要来他家里搞什么分手仪式并且死活要和他来最后一次了。

是他一时色迷心窍,被身体的**冲昏了头脑!

阿炔看见了,什么都看见了。

傅雯是她这么多年来最好的朋友,他是她的丈夫,他却和傅雯在家里搞这一出。

现在,秦子俊最担心的是,阿炔受不住这个打击,一旦她情绪不稳,肚子里的孩子会不会有事。

我的第一次350字“阿炔。”秦子俊又叫了她一声。

爷爷要了我的第一次苏炔什么都没说,脸上的表情甚至没变,只是看着他,又后退了一步。

这让秦子俊觉得很无力。

“阿炔,后边儿是门槛了,小心要摔跤的,你别再往后退了,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

“先把你的裤链拉上。”

苏炔指着他衣不蔽体的某个部位。

秦子俊窘迫极了,脸上火烧一般滚烫无比,心里暗自咒骂自己一声,赶紧伸手拉上该死的拉链。

苏炔看着他堪称猥琐的动作,嘴角苦涩地勾了勾。

弯腰低身,我爸把我的第一次要了认真捡掉在地上的山竹。

从头到尾,不看傅雯一眼。

从没想过,闺蜜变成插足自己与丈夫婚姻的小三这样的戏码,会落到她头上。

是不是她对姐姐的欺骗,坏事做得太多,如今,报应来了呢?

秦子俊和傅雯,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她不够关注自己丈夫的私生活,还是她太信任傅雯,时至今日,如果不是当场撞破,还需要多久才会发现?

*************

一屋子的死气沉沉。

傅雯看着苏炔认认真真跟没事儿人一样捡着洒落一地的山竹,她不由得火大极了。

爷爷要了我的第一次这不是她预想中的画面。

苏炔撞破她和秦子俊的事儿,她应该要大哭大闹委屈伤心到极致的,凭什么,她这么安静?装什么清高镇定,她还就不信了,丈夫和最好的闺蜜被捉奸在床,她身为妻子一点儿也不难过伤心?

可是事实就是这样。

傅雯不甘心地朝蹲在地上的女人走过去,把手里的山竹扔到苏炔脚边,“这还有一个。”

苏炔停了一下,把傅雯扔过来砸到她鞋子边的山竹捡起来,声音十分冷静,甚至可以说是乏味,“谢谢。”

这两个字彻底把傅雯压抑了半天的火给点爆了我的第一次350字!

“谢谢?”傅雯歪着脑袋也蹲到苏炔身边,伸手攫住苏炔的下巴,用力把她的脑袋抬起来逼着苏炔直视她,“哼!装什么呀苏炔!你装得再清高再不食人间烟火背地里也不过是臭婊子一个!想哭就哭出来啊,装什么装!虚伪!”

苏炔哼笑了一声,平视她,抿着嘴不说一句话。

“看着我干什么?不认识我了?我是你无话不谈的好闺蜜啊!”

是啊,真的是好闺蜜好朋友,好到共用一个男人。

傅雯。

你可以去领奥斯卡影后的奖杯了,演技太好。现在回想一下,那么多的破绽,她竟然没有发现。傅雯和秦子俊认识多年,是她把秦子俊介绍给自己的,突然想起来,秦子俊和她好上,刚开始时,傅雯的情绪是很不对劲的,但后来他们要结婚了,傅雯也没反对。

我爸把我的第一次要了天。

那时候,或者说,根本从一开始,傅雯和秦子俊就存在身体关系。

但是,不对啊……

秦子俊不是不行?他碰不了自己,可是刚刚,她亲眼看到他和傅雯那么火热交织,若不是她突然闯了进来,他都拉开裤链准备要提枪上阵了……

苏炔抬头看向秦子俊。

也难怪自己之前对他那么放心,因为她一直坚定的认为秦子俊那方面不行,那是针对所有女人的。

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她擅自理解有误,他在傅雯身上,不是使得挺好?

那这么说来,他只针对她,才不行的?

为了姐姐的手术费,她一狠心把自己嫁了,哪知新婚夜房事告急,丈夫那方面不行!两年的婚姻生活比白纸还干净,以为日子会继续平淡下去,可病重的姐姐却突然做出捐献眼角膜的决定,事后她才知道,受赠者竟是她的初恋,四年前她抛弃了他!怎么会这么巧?他为什么会失明?四年里发生过什么?正当她心慌意乱时,初恋却和姐姐走入了结婚殿堂!原本以为装作不认识就能相安无事,然而,婚礼当晚,姐夫闯进了她的房间!一切都乱了,恶魔的报复才刚刚开始……无助中她向丈夫求救,却撞见丈夫和好友在床上滚得正high!他、他、他不是不能人道吗……

这个问题,在傅雯哈哈的大笑声里,苏炔得到了答案。

“真没意思!既不一哭二闹三上吊也不发狂追上来对我一顿狂打。”傅雯了无生趣地回头,斜睨着秦子俊,眼睛里含着妩媚的笑意,“秦子俊,你就一傻蛋,苏炔她不爱你!看到了吧,即使被她现行捉奸,她也照样冷冷静静没事儿人一样该干嘛干嘛。”

我的第一次350字

“你闭嘴!”

爷爷要了我的第一次

秦子俊瞪着红透的双眼,吼她。

一面又朝苏炔走过去几步,伸出双手,却是无力,“阿炔……”

苏炔不说话,她觉得,秦子俊有满腔肺腑之言要对她说,她冷静地等他组织好语言。

这个时候,除了死气沉沉,她什么都拿不出来。

心里说不上多委屈多凄凄,说实话,看到这幅场面,她竟然有点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当然了,如果对象不是傅雯,就更好。

傅雯,是她这么多年以来很珍惜的一个人,呵,但她这样的性子,终归是交不到可靠的朋友吧。

傅雯觉得这场面真没意思,一点都没有她想要的撕裂的沸腾的感觉,她也没从苏炔脸上看到一点剜心剔骨的痛苦。

她守整了一下装束,走到苏炔身边,“苏炔,知道秦子俊为什么能碰我吗?”

苏炔干站着,面无表情。

傅雯笑了,很大声,近乎癫狂,“因为他恶心脏女人。而我,我是干净的,我把我最珍贵的第一次给了他,就在他和你洞房那天晚上,他发现你不是处女之后,真对不起,破坏了你的婚姻。”

苏炔眨了眨眼,眼皮灌了铅,很重很重,如同她此时的心情,被泥浆掩埋了那般,爷爷要了我的第一次再也不能呼吸。

原来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隐疾。

哦,的确是难以启齿,不过却不是隐疾,是处女情结,秦子俊讨厌肮脏的不干净的女人。

厌恶到怎么努力也忽视不了的地步。

上一篇: 2017新出炉的五大流行元素,get! 2017鞋流行元素

下一篇: 蒸桑拿 蒸桑拿的好处及注意事项 蒸桑拿注意事项